权力的游戏席恩被夜王所杀却是他一生的救赎吗「权力的游戏席恩被夜王所杀却是他一生的救赎」

首页 » 影视问答 » 正文

席恩·葛雷乔伊是一个悲剧人物,他由于童年的经历,成长为一个极其复杂的人,骄傲自大,因为追逐认同感,犯下此生最大的错误。

他是铁群岛葛雷乔伊家的孩子,却在北境史塔克家长大,这是他人生悲剧的来源。

十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巴隆·葛雷乔伊叛乱,被史塔克家的艾德镇压,他的两个哥哥在战场上战死,他作为唯一的男性继承人,被艾德带回临冬城,作为人质和养子抚养。

虽然是人质,但史塔克家对他一视同仁,把他当成自己家的孩子一样抚养,他和小史塔克们一同长大,一同学习和玩耍,和少狼主罗柏关系非常要好。

在五王之战时,他一开始与罗柏并肩作战,呓语森林战役中,席恩无所畏惧地与詹姆进行缠斗,并在大家的帮助下,擒获了詹姆,这是北境一方获得的巨大胜利。

在一开始的时候,席恩是竭力想融入北境,成为史塔克中的一员,然而结果却并不如他所想,特别是他情急之下射死野人解救布兰,却被罗柏严厉批评,这让席恩觉得,他并没有成为狼家的一员。

而之后,他主动请缨,让罗柏派他回铁群岛,争取巴隆的支持。他以为凭借他的血统,铁群岛的人会像北境顺服少狼主罗柏一样,顺服于他的统治。

然而铁群岛却不是他想象中那样,他的姐姐阿莎更受铁民的支持。铁群岛的人认为他是叛徒,是狼家的人。

他为了融入铁群岛,为了能让父亲巴隆、姐姐阿莎对他刮目相看,同时也因为他的自大和野心,做出了此生最后悔的决定。

他带领着铁民攻占了临冬城。

席恩·葛雷乔伊背叛了史塔克,背叛了养育他成长的北境,然而在铁民眼里,他依旧是个外人,是个狼崽子。

在他热血澎湃的想在临冬城为了铁群岛的荣誉战死,却被铁群岛的手下敲晕,直接丢给了小剥皮。

在小剥皮手下,他受尽折磨,连名字都被剥夺,成为臭佬。

他的自尊心完全被撕碎,成为一个懦弱、卑贱,连死都不敢去死的懦夫。

席恩不是一个坏人,他只不过因为童年的经历,让他迷失,他既不是北境的狼崽子,也不是铁群岛的铁民。

他是席恩,是他自己。

在他历经种种磨难之后,在丧失一切,一无所有之后,珊莎的到来,让他找到了自己的本心。

他的负罪感终于超过了恐惧,他摔死米兰达,救出珊莎,他遵从自己的内心,做出了一次正确的选择。

就像雪诺对他说的,你不必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你可以是史塔克,也可以是葛雷乔伊。

他才终于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他去找龙母,要救出自己的姐姐阿莎,救出姐姐之后,又跟随雪诺回到北境,共同抗击异鬼。

在第八季的第三集,为了保护布兰被夜王杀死,这个时候,他死得坦然又悲壮。

他既是史塔克又是葛雷乔伊,他是狼家和铁种的后代,他为了尊严和自由而战。文/冷水沉香

权力的游戏席恩被夜王所杀却是他一生的救赎吗「权力的游戏席恩被夜王所杀却是他一生的救赎」

美剧 冰与火之歌中 席恩史塔克的结局怎样?

为了保护布兰·史塔克被夜王杀死。

夜王的目的是杀死布兰·史塔克,而席恩则负责保护布兰,席恩告诉他自己对之前的事情很后悔,但布兰表示往事已经成为过去,此时他再次通过视野看到了夜王。异鬼开始不断地往壕沟里跳,他们用尸体打开了缺口,往城墙上爬去,随后攻入了城内,经过白热化的战斗后,雪诺被异鬼和冰龙困在城中无法前进;

詹姆、詹德利、山姆和布蕾妮也难以再抵挡异鬼的围攻,联合军几乎全线崩溃。而此时夜王带着部下找到了布兰,布兰感谢了席恩,表示自己认为他个是好人,随后席恩冲向了夜王。夜王不费力的将席恩杀掉后从他的的尸体上跨了过去。

扩展资料:

席恩结局在第八季第三集中——

剧情简介:夜王带来的风暴让两条龙的行动也变得很艰难,艾莉亚见此情景让珊莎去了墓窖中躲避,而艾迪在战斗中为了保护山姆被异鬼杀害了。丹妮莉丝和雪诺骑着飞龙顶着风暴前行,此时城外的部队由于伤亡惨重,只能选择撤退回城,异鬼们紧随其后跟来,艾莉亚带着弓箭手在城墙上用火箭射杀异鬼,而丹妮莉丝在风暴中迷失了方向,戴佛斯指挥大家点燃壕沟给飞龙指引,但异鬼攻势太猛,詹姆屡次拿着火把去点燃壕沟都被半路截住。

梅丽珊卓从军队中走出,念起咒语,瞬间点燃了城外的壕沟,火光照亮了城门前的半边天,而异鬼们停在了火圈的外围。珊莎来到了墓窖里,提里昂见她忧心忡忡的样子,判断外面战况不妙,十分担心,想要出去战斗。但珊莎认为他就算出去也做不了什么,现在大家只能面对现实,在墓窖里等待。布兰和席恩按照计划在旁边等待着....

权力的游戏席恩被夜王所杀却是他一生的救赎吗「权力的游戏席恩被夜王所杀却是他一生的救赎」

《权力的游戏》葛雷乔伊 席恩:割裂的自我和漫长的救赎

自从第七季结束之后,我就一直想写写席恩。在第七季里,他打动我了。从第一季到第七季,席恩都曾是我们鄙夷和可怜的存在,没有谁,能如此可恨,又如此可怜,也没有谁,能被摧残得如此彻底,曾射箭百发百中的英姿少年,被残忍的折磨成了完全没有自我,动物般的存在---臭佬。

生父和养父,来自两个反差极大家族所体现的价值观的割裂

席恩养父和生父,史塔克家和葛雷乔伊家是从价值观到生存方式都完全不同的的两个家族,注定了席恩的成长和别人不同,他的内心会一直有着 价值观的割裂和动摇。

奈德史塔克视荣誉比性命都重要。而葛雷乔伊家族的族语是: 强取胜于苦耕 。

北境行的还是淑女、骑士这套阶层社会传统的价值观,而铁群岛是以豪放和勇猛的海盗为荣,两个如此不同,反差如此强烈的家族,一个生了他,一个养了他。

在奈德身边,他所接受的是和史塔克家所有的子女一样的贵族教育,他是史塔克大人的侍从和养子,是罗柏的好友和兄弟。

但在生父心里,他是一个从小被敌人俘去的人质,养在敌人身边,根本忘了自己的根,被驯养的从来不象个铁种。

在史塔克家,即使是顶着私生子名号的琼恩雪诺,虽然不被凯特琳待见,但大家一致都认同他是史塔克家的人,身上流着的是奈德的血。

只有他,是多年前那场战争的人质,年仅9、10岁的他目睹父亲战败,哥哥们战死。罗柏将来会成为临冬城主,布兰想做骑士,瑞肯还小。作为史塔克家的正统血脉的孩子,他们每个人长大后都会有着明确的出路,虽然席恩是铁群岛王子,但这里是北境,他只是人质、养子,未来会怎么样,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武艺和才干他丝毫不逊色于史塔家的孩子们,他的射术了得,可以百步穿杨,他和罗柏一样勇敢。

但他在史塔克家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所以我们看到他一直想要在外人面前表现自己,但却不得力。他没有史塔克家孩子的 持重与踏实,也没有清晰的底线和界限感 。他有些浮夸,他会在罗柏冷冰冰的对待提利昂之后,自以为是的送提利昂出门,还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推荐红发罗丝。结果遭到提利昂的一顿奚落。

说也奇怪 ,临冬城的人普遍都觉得席恩人不错。

可兰尼斯特家的詹姆和提利昂都对席恩抱有极大的怀疑和不信任。

原因就在于席恩父亲多年前发起的那场叛乱,正如提利昂所说:明明知道有极大风险,还要趁机捞一票, 只能说明造反本身就很愚蠢 。

这是对巴隆为人及铁群岛习性的判断,日后席恩对史塔克家的背叛也正应照了兰尼斯特家一早的预言。

还是狮家看人眼光毒辣。

席恩当初绝对是真心效忠罗柏的,生擒詹姆也有他一份功劳,他想回铁群岛搬兵也是真实的想法,他渴望着建功立业,年轻的他虽然有些轻浮好色,但也只是少年意气。他以为,他回去所有人就会承认他是铁群岛王子,就象承认罗柏是少狼主一样,而父亲巴隆也会象奈德对待罗柏一样待他。

他离开铁群岛太久了,久得忘记了家族本性和习俗。

为了得到父亲认同,他假装成另一个人

回到了家,没有人拿他当王子,所有人都在嘲笑他这个成长于和平之中,不曾经历过风雨的人。包括父亲和姐姐,都拿一副看废物的眼光看他,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和传统差异,使他第一次必须做出选择, 他是谁?他到底是一个真正的铁种?还是一个真正的史塔克?

背叛史塔克家,来向父亲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葛雷乔伊,他想得到父亲和自己族人的尊重,也想证明自己是个强悍的铁种,这曾经是在临冬城时,他最大的骄傲。他一直以铁群岛王子自居。

他并不想背叛罗柏,他可以选择回去告诉罗柏实情,但后果就是--他会失去罗柏和史塔克家的信任,成为无法兑现承诺之人,成为一个笑话。

是在史塔克家成为一个笑话和附庸,还是彻底证明自己,攻下早就空虚的临冬城?

当然是攻下临冬城容易,哪怕父亲只是给了他条破船--海婊子号,还有一群根本不服他的下属,他还是杀进了临冬城,杀掉了那些曾经的朋友 。

可正如提利昂评价多年前他父亲巴隆发动的那场战役,明明知道会失败还造反,只能说明愚蠢。这话同样适合于他。

拉姆斯 雪诺率众而来,席恩发表的那场战前演说很精彩,但所表达的方式和内容依然很史塔克,讲完后就被他的属下一棍子打晕了。

还是被小剥皮俘虏了。

拉姆斯折磨虐待席恩的目的最为可怕,他所有对席恩肉体上的折磨和那些抓了又放,放了又抓的招数全都是为了催毁这个人的意志。

当意志完全被摧毁后,整个人就成为了一个没有灵魂的驱壳,任人操控和宰割。

你不是神箭手吗?我就把你拉弓射箭的小指剥皮,让你忍受不了这彻骨之痛,夜夜求饶,最后断去一节小指。让你以后无法再射箭和奔跑。

你不是爱好女色吗?我就让你完全没了男人的自尊,无论是从生理上还是精神上。

让你放弃自己的名字,放弃所有徒劳的抵抗,成为一个没有名字,甚至连狗都不如的人。

也只有这种惨痛的经历,让席恩明白,他为了取得所谓的认同,曾经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

悔恨、痛苦、伴随着意志的摧毁,他彻底沉沦,他拒绝接受自我,拒绝接受姐姐雅拉的拼命相救。

他的亲生父亲都认为他失去了价值,不让雅拉去救他。(雅拉鼓舞死士们救席恩时发表的演说,可比当初骄纵的席恩直击人心,好的太多了。她不仅强调与席恩的血脉之情,更强调要向欺凌同胞的敌人昭告铁种的尊严不容侵犯!)

此时的席恩,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报应,他谁也不敢相信,不知道那是否又是小剥皮的诡计,不如就这样活一天算一天好了,只当是罪有应得的赎罪。

珊莎痛苦的哭喊和请求,唤回他破碎的自我

直到珊莎出现在他的眼前,这里本是他们的家,曾经欢声笑语的地方。

珊莎痛苦的请求,都在剌激着他:你是史塔克的养子,你是临冬城公爵,你不是臭佬。你必须救我,救你自己!

是珊莎让席恩已成碎片的自我,在痛苦与回忆中,渐渐拼合。

奈德待他如亲生子,罗柏待他如兄弟,珊莎自小与他一起长大,是他对不起奈德的养育之恩,也背叛了罗柏,他对不起史塔克家。

那一次,他做出了第二次选择,即使死了,他也要带着珊莎逃离拉姆斯。

他将珊莎交给琼恩后,他已经不知该去何处。只有姐姐雅拉不会放弃他,他回到铁群岛。

刚回家就遭遇政变,此时的他,一心只想辅佐姐姐成为女王,而自己,他知道什么都不配。

这个阶段,虽然他恢复了作为“人”的自我意识,但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席恩还远远未曾回来,他只是将自己作为姐姐的附庸,并未找到自己的目标和价值 。

父亲一直在你心中

在第七季里,当我们以为席恩会爆发时,但遇上凶神恶煞的攸伦,席恩的眼神瞬间就退缩了。那一瞬间,他又退回到了臭佬的状态中。

受过残忍非人的虐待,心理障碍和阴影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消除的。

珊莎如此,席恩更是如此。

席恩回到龙石岛,全身颤抖、战栗,沉默着落泪。

他自责,更难过。但再次面对攸伦时,他的眼神已经不再闪躲,甚至开始了勇敢的对视。
信心和坚定正在恢复。

他目睹琼恩象奈德一样不懂变通,不愿说谎,他问琼恩明明可以小小的撒一次谎,取得好的谈判结果。为何还要坚持?

琼恩说:在他看来,南下议和是主要目的, 那么坦城相待才能并肩战斗。

席恩这时才真正明白,他和琼恩事到如今为何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琼恩一直有着自己的原则和底限,他一直能分得清事非,并不是象那些政客一样只权衡利弊而行事,琼恩行事一切只为大局考虑。

心无杂念反而走得更远。

琼恩说的那句话点亮了他。
“其实父亲一直都在你心里,他一直没有离开你。

他早已是你的一部分。

我原谅我能原谅的部分”

这句话既是救赎,也是原谅,更是接纳和认同。

席恩一直觉得他必须在史塔克和葛雷乔伊之间做一个选择,但琼恩告诉他,完全不必选择。

他既是史塔克,也是葛雷乔伊,更是他自己。

所以,他要忠于自己的内心,他要去救雅拉。

那场打斗中,过往的那些侮辱和伤害反而成了保护他的壳,当他脸上浮现起诡异的笑容,那一刻,他是重生的席恩。

过往的伤害和错误都将化为他的利器,奈德的无私、荣誉和雅拉的无畏、强韧都将是他引以为傲的榜样,无论世事再如何风云变幻,在那个纷乱的世界中,即使再处处是欺骗和背叛,他也不会再度迷失。

当席恩洗去满脸血污,跪在海边的身影,让人动容。

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

期待第八季中席恩与攸伦的对战。

也感谢席恩的扮演者--阿尔菲 艾伦为我们贡献的神演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nshiedu.com/artdetail-6529.html
 推荐视频

天下长河

罗晋 尹昉 黄志忠 奚美娟 梁冠华 苏可 陆思宇 公磊 李昕哲 赵麒 王洪涛 郭之廷 刘天尧

风之刀粤语

郭富城 梁小冰 林文龙 袁洁莹 蔡少芬 梁家仁 刘江 姚正箐

森林大帝[电影解说]

太田淑子 松尾佳子 小池朝雄 新道乃里子 明石一 田村锦人 胜田久 加藤精三 川久保洁 熊仓一雄 关根信昭 山本嘉子 千叶顺二

复仇岛[电影解说]

布鲁斯·坎 朴熙顺 尹珍序 金仁权 朴哲民

以牙还牙[电影解说]

韩石圭 车胜元 吴光禄 宋永彰 金知硕

节奏组[电影解说]

布蕾克·莱弗利 裘德·洛 斯特林·K·布朗 丹尼尔·梅斯 马克斯·凯塞拉 杰夫·贝尔 拉扎·杰夫里 理查德·布雷克 杰德·阿努克 杰克·麦克维 伊万娜·贝斯克 大卫·达根 纳赛尔·米马齐亚 阿米拉·加扎拉 托菲克·巴霍姆 努拉·凯利 尤娜·卡里尔

凶间疑影[电影解说]

Teerapong Liaorakwong Sinjai Plengpanich Pongpit Preechaborisutkhun Kanya Rattapetch Chatsoroth Thanuthipayakul

夜半鬼敲门4:致命的家[电影解说]

Terri Treas 威廉姆·卡特 Scott Burkholder 丹妮·狄龙 戴布思·格里尔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