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房拍电影的导演「负债卖房拍处女作却因尺度大不过审这禁片导演的野心超乎想象」

首页 » 影视问答 » 正文

“骂就骂吧,跟壮壮导演比,我其实很幸运了。”

聊天的过程中,李玉会时不时流露出这样无可奈何的情绪。

《断桥》已经上映5天了,票房1.74亿,不低,但豆瓣分数却不如人意,仅有6.3,更重要的是,围绕着电影的争议铺天盖地。

作为导演是怎样看待这样的批评的?是否有委屈之处?是否有反省之处?又是否某一刻会感到出离的愤怒?

抱着这些疑问,Sir约了李玉,聊了整整两个小时。

不得不说,李玉的“大胆”超出了Sir的想象,我们聊王俊凯,聊马思纯,聊范伟,但更多的是,聊争议,聊删减,聊整个创作环境。

这样一点一点,就像搭积木一样,居然拼凑出了这部电影本该有的样子。

何以一部电影会被如此抽筋断骨?主动阉割?还是被动审查?

或许,我们聊的,又不止是一部电影。

01

为什么不报警

“她说,我不知道。

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陷入这种境地。

我可能也想报警。

但在报警的时候,我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警察。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在受到不公平,在冤屈的时候,会先发声,会先在网上引起热度。”

——李玉

“为什么不报警”。

影片中,女主角闻晓雨(马思纯 饰)终于拿到了杀父仇人朱方正(范伟 饰)的犯罪视频证据,但她没有选择报警,而是决定去手刃仇人,以至酿成大错,这让许多观众大呼“降智”。

老实说,Sir理解这种疑惑。

首先,报案找警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其次,闻晓雨从一个在食堂独自吃饭,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女学生,转变成这么一个暴戾的人,有些突兀了。

但,或许是我们把一切想简单了。

李玉提起了策划组的一个90后女孩,当初,她也问了那个女孩同样的问题。

女孩摇摇头,“我不知道”。

就像李玉的那篇微博说的,人性复杂,不是非黑即白。

“我们都没有遇到过自己的父亲被自己认为是亲人的养父谋杀的处境。”

李玉对此的解释是,一,她不相信警察,二,人的冲动反应。

“在报警的时候,我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警察。(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在受到不公平,在冤屈的时候,会先发声,会先在网上引起热度。”

“从情绪上,如果我的亲爹被别人干死了,我们第一反应就是要干掉那个人,可是你冷静下来之后,你又开始想做这些努力,说我是不是要这样那样。”

听起来似乎是有些道理,但其实还不能服众。

为什么?

因为对于一部电影来说,一切在电影之外,靠文字来答疑解惑的行为,都只能被认为是电影本身不够到位。

这也是为什么,创作者都鲜于解释自己的创作动机的原因。

李玉不知道这些吗?当然知道,即便是从第一部剧情片《今年夏天》说起,她也做了二十多年的导演了。

△ 中国第一部女同电影《今年夏天》

提及这些,主要是探寻原因,你没有感受到这一层的原因——删减。

比如,唐大哥。

唐大哥是电影里一个独特的存在。

他和朱方正推杯换盏,但寥寥一笔带过,连身份都不明朗。

Sir当时看的时候便有些好奇,因为晓雨在看视频证据时,有句台词“他和朱方正是一伙儿的”,好像他才该是让晓雨更惧怕,担心正义无处伸张的人。

但电影给的信息确实太少了。

李玉解释说,那是因为删减的缘故,“其实他是朱方正的保护伞。”

“而且原来有一些台词是朱方正自己说的,他在层层的网里面像一个蜘蛛一样被困住了,破不了,要破了就死了,所以他就只能在这跟大家一起吐丝织这个网,这是一个更深刻的东西吧。”

李玉的意思很简单,不报警,是因为这里面有着一层又一层的保护网。

而且这层网,是一个小警察无力对抗的。

“其实有一段跟警察的对话就是‘我不相信你们,我想相信你们,但是我不能相信你们,是因为你们现在连证据都没有。’她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她知道这么一个小警察左右不了这样的事情,我当时那场戏也是欲言又止的。”

如此以来,事情便容易理解了些。

但,《断桥》的删减,可不止这些。

02

删减的性侵

“强奸的时候。

所有人都在外面。

推杯换盏。

哈哈大笑。

别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玉

孟超(王俊凯 饰)的姐姐删减,大概率是因为“村霸”。

在李玉的描述中,这是一个喜欢诗的农村女孩,初中的时候爱上海子的诗,梦想成为如今的余秀华那样的诗人。

然而一次喜宴结束了她的一生。

她去村霸的家宴端盘子,于是被人怂恿,“给我们念首诗吧”,她只好照做了,但她念诗的时候,散发出的某一种魅力吸引了村霸。

于是,那个村霸就把她拖到一个小屋里强奸了。

“强奸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外面,推杯换盏,哈哈大笑。别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大家都该喝喝,该玩玩,该唱唱,是热情腾腾的太平盛世的感觉。”

这时候,14岁的小孟超出现了。

他看到这个村霸一边掐着姐姐的脖子,一边强奸着她,他被这个画面刺激到了,愣住了,一动不动。

而此时,姐姐没了呼吸。

“所以他在整个电影过程里是内疚的状态,”李玉这么说,“因为他觉得是自己害了姐姐。”

“他杀了村长之后就一直逃亡了,姐姐的故事,就是一个诗的死亡,爱诗女孩的死亡,有一点点线索就是在山上还保留着他姐姐的诗本。”

可惜吗?可惜,但李玉说,删减的还不止这些。

晓雨在学生宿舍的戏份。

那段戏里,她在帮自己的好朋友捉奸。

她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愤怒,把对父亲出轨的恨统统投射到了劈腿男同学的身上,抓起男生的电脑,丢出了阳台。

还有呢?

“我们有一段也去掉了,晓雨说我恨的是我自己,因为我一想到我被蒙蔽了八年,一想到我爸爸在那个桥洞里待了八年,我就觉得自己根本没法自处。”

但。

假如,没有这些删减,电影会让观众更满意吗?

或许会。

只是连李玉自己也不能保证。

“当我们拿到这一版的时候,其实我们是做观众测试的,非常精准的这三个疑问,那个时候我们其实就出来了,我们选择面对,所以你觉得委屈吗?因为我不意外,报不报警,吻,悬不悬疑,就是这三个点。这里面当然有(审查)的原因,也有我们自身创作选择的原因。”

虽然,“我们都拍了。”

△ 网友脑补的删减片段

03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要不然我就继续拍犀利的东西。

要不然就是社会观察的东西、社会批判的东西。

要不然我可能就失业了。”

——李玉

李玉在讲述这些的时候,很平静,仿佛一场战火早已平息,留下了一处处厮杀的痕迹,却又如此静寂。

Sir不免猜想,这样的厮杀,在她身上到底留下了什么?

2000年,为了拍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今年夏天》,她卖掉了一套在北京良乡的房子,又凑了20万块钱。

可拍完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还有审查这回事儿。

流程没走对,这部题材先锋,镜头露骨的电影,彻底“沦落”成了地下电影。

2007年的《苹果》,更是由于尖锐的批判现实主义和大尺度,遭遇禁映的厄运。

而这部《断·桥》呢,被肢解得几乎支离破碎,遭遇大量差评。

“冰冰以前说过,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李玉感叹了这么一句。

但随即又补充道,“但是作为创作者不能解释”,“我觉得电影就应该交给观众,你不能跟每一个观众说,这个我是受审查伤害了,那个怎么怎么样。”

言语中,透露着一份摇摆与纠结。

审查当然对她有影响,这是毋庸置疑的事。

比如,拍了电影这么久,她也早“学会”了自我审查。

“大家讨论一个话题的时候,首先得规避,比如说警察形象必须得正面。”

比如,有一段时间,她看起来“乖”了许多。

《万物生长》、《阳光劫匪》,即便李玉一直说自己不后悔,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她的作品序列中,这两部电影呈现出来的气质,的确与众不同。

但,除了审查,整个社会环境对她也有一定的影响。

长久以来,李玉的电影都有着强烈的“发现感”。

她总能看得到边缘群体。

《今年夏天》,是中国第一部关注女同性恋群体的电影。

《红颜》里,未成年怀孕的小云,半生都没有摆脱“破鞋”带来的阵痛。

《苹果》里的刘苹果,是一名洗脚妹,也是不同阶层男性的玩物。

但近年来,观众越来越“政治正确”了。

“你不能出轨,不能犯罪,不能这个,不能那个,我没法拍了。”

“大家的价值观还是要丰富一点,开放一点。”

是的,李玉从不介意展示或是放大她们身上那些“最女性化”的特质,性感、美丽、狡黠、情绪化、感性、不理智、对于感情的依恋,等等,但她们很少作为纯洁无辜的化身。

纯洁和无辜,本来就是值得商榷的。

不过,李玉跟这个世界对话的方式也一直在变。

这些年,她对于女性自身存在哲学的探讨仍在继续,也能从零星镜头里看到角色们与所处时代的呼应,可那种社会观察式的冷峻变少了。

直到这部《断·桥》,再次看到她对正义、不公、社会黑暗面的追问。

为什么?

她觉得这就是一种责任感。

△ 李玉在微博发声

“我觉得人最重要的是应该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要不然我就继续拍犀利的东西,要不然就是社会观察的东西,社会批判的东西,要不然我可能就失业了。”

但李玉并不认为自己悲观,因为她觉得,一定是站在亮的地方,才能看到这种暗,反思这种暗。

于是,即便如全片都阴冷、沉郁、悲伤的《断·桥》,结尾仍留下了一丝光明。

孟超和晓雨,用不同的方式,获得了救赎。

“我第一部就是地下电影,第二部又被禁,之后才慢慢地觉得可以跟审查去对话。这个我经历了很多智慧的成长,也有一些摇摆,但是我觉得越到这个时候,越应该勇敢一点,哪怕你只迈半步,也要尝试着去迈。”

04

“我想拍妓女杀人”

“不是说想拍一个什么样的片子。

而是一个题材该怎么拍。

我关注的还是那些。

但我就不会做自我审查了。”

——李玉

当然,我们聊得远不止这些。

比如我们聊了不少演员的话题。

——“我在吃火锅,看小凯拿了一个盒子,里面就是几块牛肉和蔬菜,一点味都没有。但是他自制力很强,默默地看着我们在吃红油火锅。”

——“冰冰演这个角色的话,不会这样的,其实冰冰是脆弱,不是软弱,但是纯纯有软弱,就是那个狠劲出来很有劲,但是这个角色有软弱的部分。”

——“范伟老师自己就说,他自己经常感慨,一旦他进入这个角色,沉浸式表演的时候,他会突然跟我说,真的是一念成魔,每次他杀完人的时候,他的手都在发抖。”

李玉嗨起来的时候,对剧本能够肆无忌惮地想象。

——闻晓雨和小警察也会发生点什么,有一些情感上的纠葛。

——闻晓雨和孟超之间不是爱情,但如果更真实的话,是可以有更复杂的东西,比如两人之间可能会相互利用。有个观众说得好,在那个极度压抑、极度的苦难下,爆发一场毁灭式的性也不为过。

——闻晓雨的父亲也不会是一个完全的理想主义形象,会有自己的黑暗面。

她还说起曾经一个无疾而终的作品构想。

改编自鲁敏的小说《三人二足》。

一个假装自己是恋足癖的男人,哄骗女人说迷上了她的脚。

可男人帮她订做高跟鞋,却不过是想让她帮忙藏毒、带毒。

交易的另一边,是个年轻的卧底警察,也迷上了这个美丽的女人。

总之,就是两个毒贩与一名警察的三角恋故事。

很精彩,但……

警察不能跟犯罪分子谈恋爱啊。

不过,李玉的确在准备着她的下一部作品——

关于性侵故事。

她为公安部发布的“对性侵零容忍”政策感到开心:

“其实我挺想讲知识分子的性侵,普通的强暴大家很容易分辨,但是知识分子的性侵是有隐蔽性的。”

只是,“依然会很难。”

Sir问起李玉,假如能完全自由发挥,你想拍什么?

“比如拍女性杀人,她可能是一个被女德害了的人,觉得连戴隐形眼镜都是不守女德,觉得一流产地球就会爆炸。她从女德班毕业之后,就专去杀那些不守女德的人……可能跑到民政局门口守候离了婚的女人,然后杀掉她。”

“或者妓女杀人。”

不过,在这之前,李玉纠正了Sir的问法:“不是说想拍一个什么样的片子,而是一个题材该怎么拍。我关注的还是那些,但我就不会做自我审查了。”

假如能自由发挥,李玉能拍出让大家更满意的作品吗?

观众对此或许见仁见智。

只是如今,当一部电影早已不是它那个本身的时候。

批评、评论,似乎已缺乏了应有的力道。

不过,在李玉看来,电影在面世之后,哪怕是最激烈的批评,都是这个电影生命历程中的一部分。

也是它身上时代印记的一部分。

“那你会觉得委屈吗?”Sir最后问。

“战士不能讲委屈”,这是李玉的答案。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阿莫多瓦尼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nshiedu.com/artdetail-6473.html
 推荐视频

天下长河

罗晋 尹昉 黄志忠 奚美娟 梁冠华 苏可 陆思宇 公磊 李昕哲 赵麒 王洪涛 郭之廷 刘天尧

庭院深深1987

马惠珍 秦汉 徐乃麟 谷音 李丽凤 刘雪华 林在培 赵永馨

风之刀粤语

郭富城 梁小冰 林文龙 袁洁莹 蔡少芬 梁家仁 刘江 姚正箐

森林大帝[电影解说]

太田淑子 松尾佳子 小池朝雄 新道乃里子 明石一 田村锦人 胜田久 加藤精三 川久保洁 熊仓一雄 关根信昭 山本嘉子 千叶顺二

皇室丑闻夜

吉莲·安德森 凯莉·霍威 比莉·派佩 卢夫斯·塞维尔 萝玛拉·嘉瑞 伊芙·海因德 理查德·古尔丁 加文·斯派克 蒂姆·本廷克 罗非洛·迪格托勒 迪韦恩·托马斯 保罗·帕波维尔 Nigel Finnissy 泰·赫尔利 Theresa Godly Jordan Kouamé Daniel Charles Doherty Nicholas A. Newman Mielé Houska-Mitchell Poppy Beck

复仇岛[电影解说]

布鲁斯·坎 朴熙顺 尹珍序 金仁权 朴哲民

以牙还牙[电影解说]

韩石圭 车胜元 吴光禄 宋永彰 金知硕

节奏组[电影解说]

布蕾克·莱弗利 裘德·洛 斯特林·K·布朗 丹尼尔·梅斯 马克斯·凯塞拉 杰夫·贝尔 拉扎·杰夫里 理查德·布雷克 杰德·阿努克 杰克·麦克维 伊万娜·贝斯克 大卫·达根 纳赛尔·米马齐亚 阿米拉·加扎拉 托菲克·巴霍姆 努拉·凯利 尤娜·卡里尔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