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女歌手乌兰托娅「草原歌手乌兰托娅走红后带泪的亲情不让病重的父亲留下遗憾」

首页 » 影视问答 » 正文

2013年,三月的北京还比较冷。

但是在一个发布会现场,却飘散着浓浓的火药味。

“她就是在克隆我!”

乌兰托娅一边激动地说着,一边又展示出了一系列的证据。

一些市场的演出海报上,登载的是她的照片。

不过等到真正开演的时候,舞台上高歌“套马的汉子”的却是乌兰图雅。

那时,乌兰托娅在北京发布了最新的专辑,

对于其他歌手张冠李戴唱歌的方式,她自然非常的气愤。

就在乌兰托娅在北京号召媒体一同打假的时候,

那个被她称为克隆自己的歌手,以及其背后的公司也站了出来。

“这就是赤裸裸的诋毁!”

对方所在的公司也毫不松口,而且声称,这首歌火了之后,

一些假托“新”以及“新版”的歌曲也在市面上冒了出来。

公司表示早已向法院提起了诉讼,一定要打假!

一时间两方剑拔弩张,看起来谁都不会退让。

真正的原因在于,乌兰托娅和原先的新月唱片解约后,失去了这首歌的演唱权。

于是,另一位名字与其有些相像的蒙古族歌手乌兰图雅后来居上,

在和新月签约后,拿到了这首歌的演唱权。

至于新的歌手有没有像乌兰托娅说的,在演唱会上采取张冠李戴的宣传方式,

对方在被乌兰托娅公开指责后,并没有做出正面回应。

除此之外,除了乌兰托娅和后来者的歌手就歌曲产生争议外,

她本人因为乌兰托娅这个名字,

也曾经和另一位名叫乌兰托娅的军旅歌手,就名字发生过官司纠纷。

围绕一首歌,双方你来我往,皆因这首歌被乌兰托娅唱红了。

时间要回到十一年前,彼时的大街小巷,

几乎都在响着“套马的汉子威武雄壮”这样的旋律。

乌兰托娅当年回到齐齐哈尔,这首歌也在响着。

甚至碰到小时候的熟人,他们的手上也都有自己的歌曲光碟。

那些光碟印制粗糙,甚至都没有封面,一看就知道是盗版。

问过好几个朋友,都说是她父亲送的。

她有些哭笑不得地回到家里,终于发现屋子里是光碟的储存“窝点”。

“爸,你印制这么多光碟,当心人家告你盗版。”

“怕什么,这是我女儿唱的歌!”父亲很显然不以为意。

停了会儿他似乎明白过来,有些自我辩解地说道:

“我又没有拿去卖钱,应该没事吧?会不会给你惹来麻烦?”

女儿正在走红的时候,父亲最担心的还是这一点。

后来,乌兰托娅从母亲那里得知,

父亲每天出门,听到熟悉的旋律,就会得意地向别人表示,唱歌的是自己的女儿。

有一天,妻子突然看到,他从外面拎回来一大包东西。

打开来看,居然是一张张光碟。

一问才知道,光印制光碟就花了他五六个月的工资。

每天在妻子的唠叨和数落中,他都会把一张张的光碟分别包好。

没有封面,就把以前女儿的照片洗出来和光碟放在一起。

这次女儿回来了,他给姑娘下达了一项“任务”——写签名。

后来,父亲就把这一张张的光碟,都送了出去。

别看现在的父亲,对女儿的歌唱事业是如此感兴趣,

实际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是乌兰托娅音乐之旅上的“拦路虎”。

童年时期的乌兰托娅,出生在内蒙古的呼伦贝尔。

故乡的大草原,在她的记忆深处是模糊的。

还在三四岁的时候,她就跟着父母还有姐姐,从草原的深处来到了齐齐哈尔。

从那之后,乌兰托娅的记忆深处只有铁路和火车。

父母都在铁路上工作,唯一能看到草原的时候,就是父亲带着她回故乡的短暂时刻。

虽然是一名手握扳手的铁道工,但父亲爱上了摄影和拍照。

故乡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成了他最好的素材。

乌兰托娅记得很清楚,小时候家里有一道门,日日夜夜都关着。

父亲也从来不让她和姐姐推开那道门。

姐姐胆子小,而且有着小女孩的优雅,她则像一个小男孩。

不让推开,她总是想看看那扇门的里面究竟是什么。

父亲看她太好奇,就把她带进了那道门里。

黑咕隆咚的,不禁吓得她大喊起来。

从那之后,她从父亲的嘴里得知,每次拍摄的照片,都是从这间屋子里洗出来的。

知道了黑屋子的秘密后,她渐渐对那扇门就不感兴趣了。

家里没有电视,她唯一的乐趣就是和姐姐整天在附近的广场上玩耍。

广场上有大喇叭,整个白天都在不停地广播。

有时候是新闻播报,她听不懂。

有时候音乐旋律声响起来,她就会跟着哼唱或者蹦蹦跳跳。

幼小好动的乌兰托娅,这时候就已经表现出音乐的天赋了。

多年以后,她仍旧还记得,跟着父母一起去一个部队驻地看演出的场景。

人山人海,舞台上的音乐声很大,而且还有很多和她年纪相仿的小演员。

那时候,她开始幻想着,自己穿上花红柳绿的衣服,站在舞台中央唱歌。

日子一天天过着,父亲依旧抽空带他们回呼伦贝尔。

从小屋子里洗出来的照片,少说也有上千张了。

乌兰托娅也开始上小学了,父亲也不再阻拦她去那间黑屋子。

有时他在洗照片的时候,还让女儿在一旁看着。

“学会了没有?”父亲经常这样问她。

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看懂了父亲的操作,但还是不明白背后的原理。

除了洗照片,有时候外出拍照,父亲还把相机递给她把玩。

父亲觉得,小女儿性格活泼,跟着自己学摄影,没准将来能够有作为。

他希望女儿长大后能飞向远方,不再守着一段铁路,一待就是一辈子。

可是他渐渐发现,女儿一天天长大,对于摄影的兴趣在一天天减弱。

倒是自己每次喝酒后,用笛子吹奏草原上的民歌,她的兴致似乎更大。

转眼间,乌兰托娅上四年级了。

一天,省里的艺校来到学校挑选舞蹈演员。

渐渐对歌舞产生了兴趣的她,果断选择了报名。

报名的学生要一一地考核面试,如果合格了,就会接受系统的培养和学习。

她心怀忐忑,在考试现场等待着。

父亲和其他孩子的家长,就在考场的外面。

很快,女儿就一脸欣喜地从考场出来了,老师认为她的底子不错。

可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的时候,

她却被一脸阴沉的父亲吼了一声,而后拽回家了。

父亲不同意女儿去学习舞蹈。

原来他在现场了解到,如果开始学舞蹈,不但每天要早起练功,

就连饭也不能多吃,必须得保持身材。

女儿还小,他可不希望孩子遭这份罪。

父亲平日里还喜欢喝酒,有时候喝多了就会发脾气。

所以,那时候的乌兰托娅还不敢自己做主。

就这样,她按部就班,从小学到初中,然后又从初中到高中。

父亲让她学摄影的计划早已化为泡影,

渐渐长大的乌兰托娅虽然不说,可内心对音乐的梦想已经成型了。

“你将来报什么专业?”上了高二后,父亲就经常问女儿。

最初,她含混着表示还没有想好,可实际上她的梦想是省里的艺术学校。

只不过她不敢跟父亲说,生怕他又生气阻拦自己。

于是事情就这样拖着,等到快要高考的时候,

艺术类的学校有专业考试一项,乌兰托娅需要事前准备,她知道瞒不住了。

有一天她告诉父亲,自己得到一家培训机构里学习声乐。

听到这个,父亲就知道女儿想要干嘛了。

他再次表达了不同意,不过此时姑娘已经长大,

不同意就和他对着来。

父亲不让她去培训班,乌兰托娅就以绝食的方式抗议。

三天的时间,看着女儿一口饭也不吃,当爹的心首先扛不住了。

虽然父亲妥协了,可是接下来的两三年,父女之间却陷入了对耗。

由于成绩不理想,乌兰托娅最终未能考上艺校。

父亲时刻等待着她的碰壁,乌兰托娅于是就跑到酒吧等地方驻唱。

她一边自己赚钱,一边复习着时刻准备再考。

恰巧这时候,她唱的一首歌曲参加了省里的一场比赛,

这场比赛让她拿到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乌兰托娅原本认为,父亲就此会对自己的追求改观。

可在父亲看来,女儿只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一场比赛根本不能说明什么。

女儿不服气,第二年又报考了黑龙江省的歌唱大赛。

嘴上一直给女儿泼冷水,但比赛当天,父亲还是守在了家里的电视机旁。

让他始料不及的是,女儿在比赛中又一次拿到了冠军。

这下子,他面对女儿无话可说了。

反倒是乌兰托娅反过来安慰父亲了,知道你是对我好,但我也有自己的梦。

比赛获奖后,乌兰托娅不再准备考艺校,她想去北京,跟随音乐人学习。

远离家乡,父亲的心头多少有些磕磕绊绊,

不过女儿长大了,迟早是要飞走的。

2006年,乌兰托娅在北京参加了全国性的歌唱比赛。

父亲这一次非但没有阻拦,而且还是主动跟女儿提及,让她去参加这个比赛的。

之后,她开始推出自己的专辑,并正式签约了唱片公司。

三年后,大江南北都响起了她的歌声。

父女俩几年的纠结,随着女儿的走红而渐渐化解。

但是,父亲却在一天天老去,身体也渐渐不行了。

就在乌兰托娅走红后的第二年,家里传来了噩耗。

父亲在一次体检中,被查出患有梗塞性心脏病。

医生建议尽快手术,乌兰托娅决定把父亲接到北京治疗。

不过就在治疗前夕,父亲又被查出患有乙肝,

而且这么多年来,病情一直在进展。

这个在女儿眼里原本很高大的男人,身体垮了。

心脏手术虽然很成功,但接下来的肝病实际上更为棘手。

多年来的疾病进展,已近癌变。

女儿放下手头一切的工作,开始带着父亲辗转于北京和上海的大医院看病。

结果都一样,肝癌晚期,即便是手术,效果也不见得好。

乌兰托娅不想这么快失去父亲,她希望能进行手术。

手术依旧很成功,之后的一段时间,父亲的身体也在慢慢康复。

可惜仅仅过去半年多,在定期的复查中,发现病情又一次复发和扩散。

医生告诉她,病情已经相当严重,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那是2013年,她带着父亲,在上海租房住着治疗。

“回家吧,我想去草原看看。”有一天父亲对女儿笑着说。

她知道父亲的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回到家乡,正值隆冬时节,但父亲仍旧想着再去拍几张照片。

女儿于是陪着父亲,去了海林。

在那里,他最后拍了一百多张照片,甚至还跟女儿堆了雪人。

转过年来的五月,乌拉亚托决定为父亲再做点什么。

她举办了一个小型的歌友会,除了唱歌,还把父亲这么多年来的摄影作品展出了。

这场家庭聚会结束后,她有演出任务得去外地。

那时候,父亲的状态看起来还不错。

可仅仅离开几天,她在外地就接到了姐姐的电话。

她未能第一时间赶回去,也成了她最大的遗憾。

父亲走了,她献给父亲的歌,还在草原上回荡。

文|二十二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nshiedu.com/artdetail-16454.html
 推荐视频

天下长河

罗晋 尹昉 黄志忠 奚美娟 梁冠华 苏可 陆思宇 公磊 李昕哲 赵麒 王洪涛 郭之廷 刘天尧

庭院深深1987

马惠珍 秦汉 徐乃麟 谷音 李丽凤 刘雪华 林在培 赵永馨

风之刀粤语

郭富城 梁小冰 林文龙 袁洁莹 蔡少芬 梁家仁 刘江 姚正箐

森林大帝[电影解说]

太田淑子 松尾佳子 小池朝雄 新道乃里子 明石一 田村锦人 胜田久 加藤精三 川久保洁 熊仓一雄 关根信昭 山本嘉子 千叶顺二

皇室丑闻夜

吉莲·安德森 凯莉·霍威 比莉·派佩 卢夫斯·塞维尔 萝玛拉·嘉瑞 伊芙·海因德 理查德·古尔丁 加文·斯派克 蒂姆·本廷克 罗非洛·迪格托勒 迪韦恩·托马斯 保罗·帕波维尔 Nigel Finnissy 泰·赫尔利 Theresa Godly Jordan Kouamé Daniel Charles Doherty Nicholas A. Newman Mielé Houska-Mitchell Poppy Beck

复仇岛[电影解说]

布鲁斯·坎 朴熙顺 尹珍序 金仁权 朴哲民

以牙还牙[电影解说]

韩石圭 车胜元 吴光禄 宋永彰 金知硕

节奏组[电影解说]

布蕾克·莱弗利 裘德·洛 斯特林·K·布朗 丹尼尔·梅斯 马克斯·凯塞拉 杰夫·贝尔 拉扎·杰夫里 理查德·布雷克 杰德·阿努克 杰克·麦克维 伊万娜·贝斯克 大卫·达根 纳赛尔·米马齐亚 阿米拉·加扎拉 托菲克·巴霍姆 努拉·凯利 尤娜·卡里尔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