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的庶女妃精彩短篇古言虐不傻白甜已完结超好看小说「殿下的庶女妃精彩短篇古言虐不傻白甜已完结超好看」

首页 » 影视问答 » 正文

年少时曾被四皇子救过一次。

我以为他喜欢我。

后来的种种迹象也是如此表明。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听到他的话才知道。

心悦君兮君不配——

我只是他为了栽赃太子撒下的一张网而已!

001.

「都别争了,我来嫁。」

话音刚落,一众人都朝我看了过来。

我眼中无惧色,义正言辞的对着我爹,当朝丞相,还有他的准女婿四皇子说道:「作为丞相府得一员,女儿当为家族荣耀鞠躬尽瘁。」

说完,我对着爹一拜,我爹当场僵在原地,但是也没有推拒,似乎在想我说的办法是不是可行。

四皇子看着我,面色沉沉,却也没有阻止,我心下冷笑,对这个男人,我还在期待什么呢?

我是丞相府的五小姐,说的好听是小姐,不好听的话,就是不入了夫人眼的使唤丫头,因为我是庶出,从小地位就远不如长姐。

吃穿用度差一大截不必说,就连在跟他们一起在饭桌前坐下吃饭,都说我没规矩,偶尔见到我娘,打个招呼,都会被饿着跪祠堂。

我爹一直知道我的处境,但是他坚信男人不管内宅的事,从不会为我说话。

认识四皇子是个偶然。

正常来说,像我这样的内宅女子是不能见外男的,但是四皇子不一样,他是当今贵妃、我姑姑的亲儿子,从小我爹和我姑姑就将宝压在了他身上。

因着外祖家的关系,四皇子跟丞相府走动频繁,皇帝虽然是不太情愿,但到底也没有拘着他。

我小时候是不被允许见四皇子的,因着我的身份不允许。

我第一次见四皇子的时候,是在我长姐的一个生日宴席上,当时很多富贵人家都来了人,全是长姐的手帕交。

那天,难得长姐要我去跟着一起热闹热闹,当时不过十岁的我,早早的学会了察言观色,对着长姐讨好的笑。

她笑的不怀好意,我却并不知情。

路过我亲娘的时候,我见到她欲言又止、有些忧虑,但最终垂着头,没说话。

我当时正高兴,哪里注意到我亲娘的神色,事后我才知道,原来长姐叫我过去,竟是要我出丑的。

长姐拉着我,对着几家的千金说道:「这就是我同你们说的那个五妹妹,圆圆胖胖的,没什么本事,倒是有些福气。」

「五姑娘能吃这件事,我倒是也听说了,只是这么多年,也未见过,今天见到倒是觉得新鲜。不如就让五姑娘在这宴会上露一手,给咱们吃几个馒头,瞧瞧?」

说话的是永侯府的郡主,永侯府手握兵权,这位郡主被宠的无法无天、嚣张跋扈。

我有些怯懦的看了一眼长姐,我以为她一定会为我解围的。

未成想,她也兴致勃勃的看我,最后还说了句:

「既然郡主都发话了,五妹妹就吃上一吃,也让大家断了这个念想,以前我出去跟她们提了一嘴,都当我是在说笑话。正巧今天你也没吃东西,可以多吃上一些吧。」

说完她便吩咐丫鬟拿来了两个铜盆的馒头,笑吟吟地对着我说:「五妹妹,快吃吧。」

002.

丫鬟们走过来好心的说是扶着我,实际上是在按着我让我吃东西。

我屈辱的流着泪一口一口的吃着馒头,那时候我不明白,年仅十四岁的长姐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周围的人都在哄堂大笑,我的心里全是难堪,那一刻,有一个叫做怨恨的东西开始疯狂滋长。

我恨这些自以为贤良淑德的人,其实内心脏透了,那天的我,吃了两个铜盆的馒头,足足有八个,我撑得满地打滚,面色通红,起初她们还在看笑话。

直到我爹带着四皇子进来,看到已经不成人样的我,愣住了,周围都是一些贵女,他也不好说什么。

倒是四皇子开口了,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姑娘穿着打扮不像丫鬟,难道是哪家的小姐?」

「回殿下,这是臣的第五个女儿,名唤暮云安。」

「她既然是你慕家的小姐,为何见死不救?」

四皇子义愤填膺,看热闹的人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是害怕,都跪下来瑟瑟发抖,四皇子抱起了已经要昏过去的我,对下人们说道:

「愣着干什么?还不滚去找太医,今日五姑娘若是出了什么事,本殿下就挨个府邸去问问,这是他们家里教养出来的好女儿?」

有了四皇子的插手,长姐的生日宴会不欢而散,最后还是太医院的大夫过来,给我扎了针,开了药方调理了好些天,我才渐渐好起来。

据我亲娘说,那夜我发起了高烧,整个人昏昏睡睡,太医说我我年纪尚小,又吃了那么多东西,胃里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晚一步命都保不住。

我一直昏睡,不知道因着我这场病,外面已翻天覆地。

不知道为什么四皇子将这件事闹得挺大的。

惊动太医院后,他母后贵妃也知道了,虽然一直属意长姐当四皇子妃,可是如此不顾慕家颜面的事,还是让这位得宠的贵妃娘娘露出了不悦。

小小年纪,心狠手辣。

更巧的是,四皇子火急火燎的去跟自己母亲说此事时,被摆驾而来皇帝听了个正着,龙颜不悦。

最后闹得南朝文武皆知,我爹被罚了俸禄、嫡母和长姐都被罚了经书谢罪。

尤其是比起永候府的千金被禁足、宫里去教养嬷嬷调教 2 个月,我长姐的处罚真的无伤大雅。

任谁都看得出,皇帝在敲山震虎。

此外,皇帝赏了我不少的补品,在皇后与太子一脉的游说下,给我娘扶了个侧夫人的名分,这样一来,我的身份就跟着水涨船高。

嫡母虽然恨得牙都快咬碎了,却也无可奈何,我祖母,也终于发了话,将我娘的名字也放进了族谱。

如此一来,我真正的归在了我娘的膝下,我的日子也好过了不少。

我娘把我接过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身边的丫鬟嬷嬷都换了一遍,随后跟我说道:「女儿啊,委屈你了,但以后绝不会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我娘的凌厉,她一届商女,本就是高攀了我爹。

但她同我说,她本家本是做生意的,那些生意场上的明争暗斗她不怕,无奈在一个内宅会被人算计了!

我也是后来才明白,她忍气吞声,每月还要给嫡母孝敬大量的银子,不过是因为将我养在嫡母膝下,想让我过的好一些。

她曾跟嫡母说:「我那女儿,从小没什么心思,只是年纪小,喜欢吃,夫人您多担待,吃穿自然不会多吃您的,她多出来的我给您补,这是额外孝敬的,您拿好。」

这些都是我不曾知道的,是很多年以后,我的奶娘抹着眼泪说给我听的。

003.

四皇子这波反其道而行之,让他比以往循规蹈矩收获的还多,陛下不只奖赏了他,还盛宠了贵妃,说她养出的皇子宅心仁厚。

除了太子一脉恨得牙酸,赢家很多。

我什么都没做,宫外却在传,丞相府五小姐颇受皇上和贵妃的青睐,将来怕是要进宫。

当我还在为自己待遇变好而沾沾自喜的时候,我娘的脸色却有些发沉,她跟我说:

「儿啊,不管外面怎么问你,你都说那日不过是几个姐姐的玩闹,是你自己要吃的,只是因着你当时脑子不清楚,才被四皇子误会的,四皇子救人心切,并没有为难别人的意思。」

「娘,我不懂,明明是大姐在故意为难我,为什么我要把这事揽到自己头上呢?」我满脸的不愿意,我真的不明白,明明我们现在的处境好了很多啊。

我娘看到我这个样子,叹了口气,说:

「儿啊,娘这么多年没什么可图的,只是想要你快乐成长,可是你要记得,你生在丞相府,从小你就有自己该有的宿命,你以为这个京城里的达官贵人过的有多风光?他们的头上可都悬着刀子呢。」

「娘,我不懂,这跟咱家有什么关系?」我还是不甘心,跟我娘说道。

她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我的头说道:「你记着,今日的话以后给我好好的烂在肚子里,听到没有?」

「孩儿知道。」

母亲接着说道:

「我问你,你觉得你一个庶女凭什么值得陛下的青睐?」

「不是大姐她们差点害死我吗?」

「你以为你一个庶女的命有多值钱?值得陛下为你耗费心力?」

「孩儿不懂,还请娘明示。」

我娘看我真的不开窍,直接走到门边去确认没人了,才对我说道:

「他这么做,无非是在敲定永侯府,那永侯府的郡主从小千娇万宠,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这时候陛下因着你的事罚了这小郡主,保不齐就是因着永侯府的权势过大,让陛下起了忌惮之心,你以为忠臣良将那么好当吗?」

「可永侯府一家,一直保家卫国,忠君之心可表,怎么会让陛下忌惮呢?」

「我把你养在这闺阁里,本来只求你顺遂,但眼下你必须给我长一长心思,不为别的,就是因着这次的事,你跟四殿下还有陛下都有了牵连,表面上,陛下确实是嘉奖了四殿下,你爹和我还有你似乎都受益了,实际上,也是陛下在敲打丞相府,你爹现在稍有不慎,站错了队,那么日后夺嫡之争摆在明面上的时候,第一个保不住的就是我们慕家。」

「可,我们慕家是四殿下的外家啊,怎么会影响爹呢?」

「你别忘了,娘的这个侧夫人可是皇后和太子替娘求来的,你以为你爹现在还好做?」

当年我还太小,搞不清楚我娘说的话,不知道彼时我已经成了出头鸟,还是皇帝对付永侯府的第一只鸟,我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

后来,等长大后,当所有的事已成定局时,我不得不佩服我娘的良苦用心,她一个久居深宅的妇人,有这般见地,到底是委屈她了。

004.

只是从那个时候起,四皇子常借着看我之名来丞相府。

一来二去的,四皇子钟情于丞相府的五小姐,当初冲冠一怒为红颜,被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我娘让我寻了借口不见四皇子,他刚开始还是蛮好说话。

时间久了,总是同我爹打听我的消息,以至于我爹也不好再不让四皇子见我,这样的风言风语便又多了起来。

长姐对这件事的态度是极其不愿意的,她有一次进宫见贵妃,贵妃漏出口风,有意将我二人都许给四皇子。

贵妃的意思便是,这四皇子妃必须是慕家的人,长姐是嫡女,是无二选的四皇子妃。

至于我,给个侧妃吧,一来,四皇子貌似心仪喜欢我;二来,这都是慕家人也算助力。

说白了,贵妃也是有私心的,四皇子长大了,自然是要为了那皇储之位争上一争的。

贵妃将慕家的两位小姐都许了自己的儿子,不就是变相强迫我爹站队吗?

长姐对这件事极其不满意,她年少时便知道四皇子是她未来的夫君,从小满心满眼的都是这个人,这么多年始终如一。

我曾听闻皇家的二殿下也爱慕过长姐,还曾说要等她大些娶过门做皇妃,可惜当初皇帝让我爹问长姐的想法时,长姐顶着抗旨的风险就是不肯同意。

二殿下那人我见过,风雅的很,一双眼睛好似琉璃,一颦一笑皆是风情,但他母妃出身不好,是太后身边的宫女。

虽然生的极美,又有太后帮衬,还是不得圣心。

二皇子此人潇洒的很,早早封了贤王,出宫开府。

一如君选臣子,臣子也择主,像二皇子这样的人,即使生的月朗风清,他仍然被臣子放弃,既然不能博得天下,那又怎么护主呢?

005.

我年纪小的时候,也是喜欢四皇子的。

他生的也十分俊俏,一把折扇握在手里,温润玉如,更让我挂心的便是那年他救我于水火,这是我一辈子的感动。

后来我娘却说,他救我的时候,或许是动了恻隐之心,但后来将事情闹得满朝皆知,这中间不乏有贵妃的手笔。

我不以为意,反正我喜欢他,听说皇帝有意将我许给他,我也是愿意嫁给他。

我娘劝我不听,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眼神里多了不少的忧思。

那日,我同我娘说了心事后,便真正的同四皇子接触的多了起来,少年慕艾,双方也带着羞涩地交换了信物。

只是我这柔情蜜意,妨碍了许多人,首当其冲便是长姐。

每每她因为这事,有事没事就找我麻烦时,我心里都有一种变态的快感,年少时,她对我的羞辱,终于在她的人生大事上报复回来了。

我和四皇子的佳话传的沸沸扬扬的,终于在我十六那年,我被定给了四皇子,那时我长姐已经嫁给了四皇子。

本来长姐出嫁那年,我是要跟着一起过去的,等到年纪到了,再操办婚事。

但长姐站出来去求了陛下,说我年纪尚小,又得陛下青睐,四皇子又钟情于我,这样怎么能委屈我直接去陪嫁过去呢?

她求陛下下旨等我满十六再嫁给四皇子,到时候从丞相府出嫁,是全了大家的面子。

她请旨后不久,她大度温婉的佳话被传的沸沸扬扬,就连带着四皇子都对她刮目相看。

在她嫁过去的第二年,生下了一个男孩儿,四皇子喜欢的紧,至此,长姐的位置已稳。

打从那儿之后,我娘更是忧虑,我也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而我已经指给了四皇子。

长姐生下小皇子后,四皇子来看我的日子不如之前勤快,他跟长姐的感情却越来越好。

我体谅着,他现在年纪大了,跟太子的夺嫡之争已经在明面上了。

丞相府的两个女儿又都拴在了他的身上,一荣皆荣。

皇后太子一脉跟四皇子和贵妃这边斗得如火如荼。

我爹在中间可以说是耗尽心力,作为一个丞相,他本该是个纯臣,可是为了私心和慕家的声誉,他还是在伸手搅弄风云。

再加上长姐的儿子,给四皇子加了码,若是四皇子成了皇帝,那这孩子就是太子,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我虽不能做什么,但一直深信,四皇子对我是有两小无猜的感情。

母亲的微词,我全然不放在心上。

006.

然而,没多久,一桶冰水,将我浇了个清醒。

一日,我听说四皇子来了,高兴的带着吃食去看他。

却见他带着长姐坐在书房跟我爹在聊着什么,正当我要敲门的时候,手却顿住了,因为我听到了我日思夜想的人在里面谈起了我:

「岳父大人真是高见,这些年顺应着父皇的意思,让大家一直知道您宠爱的是慕云安,才能让我顺利娶到云柔,并顺利的诞下一个儿子,为我在父皇面前得了脸。

我已经打听清楚,太子对慕云安也是有意的,听说最近正要来借故看云安的,到时候我们直接用药将云安迷晕,太子和云安可说不清了,到时候我去父皇那里再求个恩典,太子就算有口难言,在这之后一切就仰仗岳父了。」

四皇子与我爹说的得意,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后面站着的我,我全身发抖,止不住的心疼和寒意。

我太高估自己了。

对于我爹,我以为不论如何,我都算他的女儿,多少还是有些情义的,他竟然为了四皇子和长姐,要将我送给太子糟蹋。

而我从小的青梅竹马,为了达到他栽赃的手段,竟然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我的存在有多么的可笑。

可是凭什么呢?就因为我是庶女,我便要甘心做一枚棋子,任由他们泼脏水给我?

我咬着唇,原来他一直留着我的清白,将我养在相府,根本不是尊重我,而且为了栽赃太子撒下的网,可怜我还心甘情愿的被他蒙骗。

我默默的擦掉眼泪,随后又听到我爹说:「她好骗的很,只要稍微对她好点,什么都愿意做。」

我再也听不得任何话,转身离开。

跑到后山,才敢大哭。

这地方比较偏僻,一般没人来,往常我受了欺负也会来这里哭泣,这几年养尊处优的,倒是来的少了。

此时,我难以宣泄的情绪就这样奔涌而出,丝毫收不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我哭的没有力气,软着身子靠在树上,目光有些呆滞,整个人脑子都是懵的。

突然就听到了一声轻笑:「呵,哭的可真难看。」

007.

我被吓了一跳,赶紧站了起来,莫不是这相府后院来了刺客,我哑着身子壮着胆子问道:「谁在那里?」

「小丫头,你都哭了那么半天了,现在才知道警觉,是不是有点晚了啊?」

那人说完,便露了面,竟然是那二皇子!

我顿时感到丢脸,想要去行礼却又抹不开面子,许是这二皇子看起来温润可亲,我胆子也大了许多,对他说道:「要不是二殿下突然出现,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合着我就该一直看你哭?我本是看着院子景色宜人过来坐一坐,谁曾想酒都倒好了,却被五小姐一直哭闹吵得喝不下去,虽说不请自来不合礼数,可五姑娘也没有吃亏不是?」

「我才不是。」我当时闹了没脸。这人怎么这样,一直打趣我。

他似乎看我不哭了,也不再逗我,对我说:「这地方不错,心情不好确实可以常来,可也不是好地方,若有人成心寻你,定然不会让你好受。」

「这里都不安全吗?」我傻愣愣的看着他,那我岂不是无处可逃了,我瞬间觉得窒息。

二皇子似乎若有所思,他托着腮想了想,说:「我倒是有个地方,就是不知道五姑娘敢不敢同我去呢?」

「那就看看二皇子说的是什么地方。」我不甘示弱。

虽然我跟这位二皇子素未谋面,可竟然觉得他有那么三两分的熟悉,心里有对他莫名其妙的信任感。

二皇子径直带我穿过假山,随后我们发现了一个暗门,这是一个细微的角落,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像是有心之人特意打造的这里。

我这样想着,便打量了一眼眼前的二皇子。

经历过下午的四皇子那件事,我内心突然悲怆着明朗了几分:皇家的人,哪个不想身居高位,这位二皇子也未必单纯吧。

我现在看所有的人,都仿佛不能再如从前一般单纯了。

「这么打量我做什么?我知道让你在相府这样偷偷摸摸的出来,实在是不妥,可我看你也是憋的厉害,想着带你出来散一散心罢了。」

二皇子说完见我依旧没懂,眉头皱了一下,说道:「五姑娘且放心,我对你这种发育不好的丫头不感兴趣。」

我被他鄙视的脑袋一热,出去就出去,这个二皇子根本不似他人前的模样,简直恶劣。

008.

原来暗门的背后是大片的桃林,此时正是花开的时节,我看着这满满的桃林,不禁嘟囔,「这么大一片桃林,也不知所属于谁?」

「让五姑娘说笑了,这桃林正是在下的。怎么样?可好?」

「好。」我点头。

他引着我去桃林深处,一座小亭子里放着酒和古琴、四周还有糕点,样样齐全。

他摸了摸琴问我:「五姑娘,要试试吗?」

我有些犹豫的摸了摸琴,没有动。

他倒是没强求,只是目光里似乎带着点惋惜,径自的坐下对我说:「劳烦五姑娘倒酒。」

我为他斟酒,他便施施然的坐下,弹了一曲。

我敢肯定,摆弄风月这种事,谁人都不敌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也曾痴爱于琴,在深夜里偷偷拿出来练习,但是我娘不准许我弹琴,甚至于都不让我能表现出识得琴谱的模样。

她同我说,「若是有人问你,你便是什么琴棋书画都不懂。」

我不明白她的用意,她一边在暗处教我琴棋书画,一边又让我在人前不能表露半分,也许正是这样,才让四皇子和我爹觉得我是一个可以毫不犹豫舍弃的棋子。

只是刚刚二皇子邀请我弹琴的那一瞬间,我竟然笃定的认为他是知道我懂琴的,但他后来的表现又好像是一时兴起,随口一说。

他话不多说,只是琴弦轻重缓急,竟然让我慢慢平静了下来。

我开始在这琴声里放空自己,暗自思量未来的路何去何从。

我并不想如了我爹和四皇子的愿,若我跟太子有染,那我的名声便真的毁了,而我娘和年幼的弟弟也完了。

这些年不管是不是逢场作戏,我娘都成了嫡母的眼中钉。

我娘被抬为侧夫人之后,又生了一个弟弟。

她对我说,她拼了命生的弟弟是我的保命符。

只是,要不是我爹老年得子、对弟弟喜爱异常,我想弟弟八成都长不大,只是弟弟尚年幼,还无法帮我。

009.

我同二皇子偶遇的这个下午,没人知道。

那日我回去很晚,只有我娘和丫鬟在等着我,桌子上放着一支钗子,丫鬟说是四皇子送过来的,他似乎有要事,走得急。

我心下冷笑,怕是急着怎么把我送到太子的床上吧。

晚上,我爹来我娘这里,他确实很喜欢弟弟,但主要还是过来安抚我的,他说:

「安儿也马上十六了,今日四殿下过来同我讲,不日要过来求娶呢,你盼了这么多年,爹也算是安心了。往后啊,你们姐妹俩也相互有个照应。」

他说的情真意切,要不是我下午听到他和四皇子布置的一切,我还真信了他的话,现在看着他对我发笑的脸,不知道怎么的,我竟然想起了那个吐着信子的蛇。

我暗自思量怎么退了这门婚事,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但我猜他们最好动手的机会便是在四皇子迎娶侧妃那天,太子也会而来,酒足饭饱之后,干出点什么事都不足为奇。

我心里冷笑,脸上却是一片小女儿的期待:「爹,我终于要跟四皇子在一起了,您放心,到时候我一定好好侍奉长姐。」

「你有这份心是最好的,那就先休息吧我同你娘在说说话。」

我回到房间后,难以入眠。

跟二皇子分别时,他送给我一瓶药瓶子。

附上一张字条:「这是解毒丸,或许你以后有用。」

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我在惊恐、猜不透的犹疑中沉睡过去。

屋顶上一个黑影略过,叹息一声:「傻女人。」

我对此无从得知,只是做了一晚上噩梦,头痛欲裂,我闭着眼睛招呼丫鬟梳妆,我每日还是要定时定点的给祖母和嫡母请安的,这个规矩不能废。

我心下一阵烦躁,我娘看我脸色不好,同我说:「同你祖母和嫡母请完安之后,陪娘去外面烧烧香,你就要成亲了,娘想要给你求个平安符。」

「孩儿知道了。」

我乖巧应下,直觉我娘是有话同我说。

我娘同我去的是福宁寺,这里的香火钱我娘给了大半,所以主持对我娘格外的关照,但他说话缥缈,我是不懂得。

临走时,他给了我娘一个锦囊,说是可以保我平安的。

我同我娘在福宁寺中用的斋饭,虽然是素斋,但好吃的紧。

我娘看着我叹气:「还是如此的贪吃,他日你要是成了四殿下的侧妃,可就不能这么贪嘴了。」

我点头,随后看了看周围,对我娘问道:「娘,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这次安儿看起来倒是聪明了些。」

我娘看了我一眼,示意奶娘带着我弟弟去寺院外面走走。

屋里只剩下我俩后,她看着我说道:

「安儿,我发现你最近心神不宁,那日四皇子来的时候,我听下人说你去给他送了吃食,可是那日你回了的很晚,四皇子来找你时说未曾见过你,你到底去了何处?还有,当时你红着一双眼睛可是出了什么事?」

我惊叹于我娘的细致入微。

于是,对她和盘托出,但是我省略了二皇子那部分,我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又许给了四皇子,若是让他人知道我同二皇子孤男寡女的待了一个下午,她可能更担心。

我娘一直未说话,但是手搅着手绢的指节泛白,她恨恨的说道:

「我本以为我为慕家了生了儿子,你爹歹会顾忌你一点,却想不到我如此让你暂避锋芒,他们还是将主意打到了你的身上。」

「娘,我该怎么办?」

我拿不定主意。

我娘看了我一眼说:「这事你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过现在也不晚,这不是还没嫁呢么?」

「娘有办法?」我心里有些难过,她若是好生在后宅当个侧夫人,倒也是平安的,可现在却要为了我到处奔走。

我娘却不在意,她说:「我嫁到慕家,试问对得起你爹,可是他不想给我们母女留活路,那我也不能让他们薄待我的女儿。你不要怕,万事皆有娘,况且你不要忘了,你外祖家虽然不为官,可是多得是钱,你爹想借这个东风,别人就不想了吗?」

我那一刻恍惚,我娘跟了我爹,才是委屈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anshiedu.com/artdetail-16422.html
 推荐视频

天下长河

罗晋 尹昉 黄志忠 奚美娟 梁冠华 苏可 陆思宇 公磊 李昕哲 赵麒 王洪涛 郭之廷 刘天尧

风之刀粤语

郭富城 梁小冰 林文龙 袁洁莹 蔡少芬 梁家仁 刘江 姚正箐

森林大帝[电影解说]

太田淑子 松尾佳子 小池朝雄 新道乃里子 明石一 田村锦人 胜田久 加藤精三 川久保洁 熊仓一雄 关根信昭 山本嘉子 千叶顺二

复仇岛[电影解说]

布鲁斯·坎 朴熙顺 尹珍序 金仁权 朴哲民

以牙还牙[电影解说]

韩石圭 车胜元 吴光禄 宋永彰 金知硕

节奏组[电影解说]

布蕾克·莱弗利 裘德·洛 斯特林·K·布朗 丹尼尔·梅斯 马克斯·凯塞拉 杰夫·贝尔 拉扎·杰夫里 理查德·布雷克 杰德·阿努克 杰克·麦克维 伊万娜·贝斯克 大卫·达根 纳赛尔·米马齐亚 阿米拉·加扎拉 托菲克·巴霍姆 努拉·凯利 尤娜·卡里尔

凶间疑影[电影解说]

Teerapong Liaorakwong Sinjai Plengpanich Pongpit Preechaborisutkhun Kanya Rattapetch Chatsoroth Thanuthipayakul

夜半鬼敲门4:致命的家[电影解说]

Terri Treas 威廉姆·卡特 Scott Burkholder 丹妮·狄龙 戴布思·格里尔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